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在线入会 | 登录会员

欢迎光临广东省服务外包产业促进会!今天是: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从自贸试验区到自由贸易港:地方竞逐全面开放高地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29日

2017年,最受地方政府关心的关键词之一,就是自由贸易港。自由贸易港是目前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。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,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。

这是我国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重大举措,也宣告着我国对外开放将开启“自由贸易港模式”。

谁能成为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先行地?自十九大以来,多地已先后释放有关争取建设自由贸易港的信息。

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,目前11个自贸试验区所在的城市、省份均表现积极,不仅上海、浙江、广东等沿海省份跃跃欲试,河南、四川和湖北等内陆省份也都提出要建内陆型自由贸易港。

作为中国经济第一大省、外贸第一大省的广东,也是此番自由贸易港竞逐的积极参与者。目前,广东省内的广州南沙、深圳前海均有所动作,前者正开展前期研究,后者则正制定申报方案。

多位受访专家指出,如能借助好香港这一国际知名自由港的成熟经验及资源,将加速广东自由贸易港的探索建设步伐,并可避免“走弯路”。

各地纷纷探索建设自贸港

自由港是指设在一国(地区)境内关外、货物资金人员进出自由、绝大多数商品免征关税的特定区域,是目前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。几个世纪以前,自由港诞生于西方,并很快盛行全球,推动着国际贸易发展,亦为各自所在的城市、地区和国家带来经济的繁荣。

如今,中国也即将开启自由港探索之旅。11月10日,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署名文章中指出,探索建设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,打造开放层次更高、营商环境更优、辐射作用更强的开放新高地,对促进开放型经济创新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

“新时代的中国对外开放有着新的历史站位。”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原所长、研究员裴长洪说,探索自由贸易港建设就是我国建设开放型经济的必要举措,也是经济全球化新理念的具体实践。

从国际经验来看,自由贸易港对经济发展带动明显,引得地方跃跃欲试。记者注意到,包括上海、浙江、广东、辽宁、天津、陕西、福建、湖北和河南等地已先后有所动作或释放信号。

这其中,上海的步伐是最快的。目前,上海已将建设自由贸易港的方案报送至国家有关部委征求意见。今年3月份国务院印发的《全面深化中国(上海)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》中就曾明确,要在上海若干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设立自由贸易港区。

不过,此番竞逐中几乎所有拥有自贸实验区区的城市、省份均表现积极,如浙江自贸区已制定初步建成自由贸易港区先行区的发展目标,希望推动以油品为核心的国际大宗商品贸易自由化;大连也已初步完成自由贸易港方案申报。

分析人士指出,自贸实验区在率先探索自贸港建设方面有基础也有优势,首批自贸港或来自自贸区升级版。这种可能性也调动了内陆省份的积极性,如四川、河南等地均表示将探索建设内陆自由贸易港。

地方踊跃的背后,看中的是自由贸易港带来的更大自主改革权,以及对城市地位提升和经济发展促进的巨大效用。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就指出,自由贸易港的特殊政策优势决定其将成为要素叠加区域,能够实现资源的内外双向匹配。

不过,自由贸易港的真正红利还需要通过“创造”产生。制度创新也被认为是自由贸易港探索建设的一大重点。

“自由贸易港绝不仅仅是基于港口贸易便利化自由化,而是围绕投资、金融、法治和新兴要素便利流动开展的一系列制度创新。”中山大学副校长、自贸区综合研究院院长李善民指出,由此吸引全球科技资源、人才和资本等,在一些新兴行业形成集聚效应,并通过高端人才推动中国相对落后的服务业加快发展,更好服务实体经济。

基于此,李善民进一步分析,新形势下自由贸易港的政策设计应重点涵盖四大方面:一是服务深度开放的新型税制安排;二是各类新兴要素便利化聚集制度安排;三是促进“港产联动、港城一体化”融合发展政策;四是围绕“离岸+”开展制度创新。

事实上,这在当前各地陆续披露的自由贸易港探索细节中也不难找到呼应。比如,上海市财政局局长过剑飞近期就公开表示,上海自由贸易港的建设,制度设计上会更加与国际接轨,其中税制设计也更符合国际标准,如离岸税制、企业所得税设计会更为合理。

广东加入“竞逐”

广东亦是此番竞逐中不容忽视的参与者。

在十九大广东代表团开放日上,广东省委副书记、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就表示,要以改革创新精神探索建设南沙自由贸易港。

记者从官方渠道获悉,目前南沙正从多个维度开展自由贸易港前期研究工作,包括组织开展南沙自由贸易港建设方案具体研究、编制工作,并计划将在年内形成相关成果。

南沙的初步设想是:围绕推动国际中转、国际分拨、国际贸易发展,最大程度简化一线货物的监管手续,打造货物“自由进出”的管理模式;放开贸易准入条件,建立离岸型经济管理体制,实现贸易自由;探索基于国际贸易业务,与国际通行做法相衔接的金融、外汇管理规则,实现资金“自由流动”;深化粤港澳合作,拓展南沙自由贸易港与港澳在通关监管、贸易规则、金融服务等方面对接。

深圳方面,前海蛇口自贸片区则从2016年开始就已经着手自贸区升级战略研究,并提出探索深港自由贸易组合港建设设想。目前,前海蛇口的自由贸易港建设方案亦正在制定之中。深圳市委常委、前海蛇口自贸片区管委会主任田夫表示:“前海蛇口有条件、有基础争取国家批准,在探索自由贸易港建设中先行先试。”

多位受访专家告诉记者,广东在基础设施、经济实力、产业层次、开放基础等方面,具备探索自由贸易港的优势。

作为经济第一大省,广东GDP占全国超过10%;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约占全国四分之一;与自贸港关联较大的物流产业则约占全国9%,其中的国际物流占全国比重更高达26%。

更为重要的是,近年广东经济转型升级走在全国前列,产业层次和结构都在不断趋向高端化。比如,2016年广州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的比重达到69%、深圳则高达75.4%。

“这意味着广东在全球产业链、价值链和创新链中的地位和影响力正不断提升。”马仁洪指出,这有利于广东从一个相对更高的起点上探索建设自贸港,快速连接和吸纳更多高端资源。 

接受采访的多位专家几乎一致认为,广东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的最大特色就是毗邻港澳,其中香港已经是国际知名的自由港。

无论广州抑或深圳,此番在争取自由贸易港探索建设过程中,不约而同均打出“香港牌”。比如,广州南沙明确,要实现南沙自由贸易港区与港澳发展的高度融合;建立南沙保税港区和港澳机场的海陆货运快速通道,打造两地联动的“快件中心”等。

深圳前海则提出探索深港自由贸易组合港建设,与香港实现相互支撑、相互补充,与上海等地实现差异化建设格局。这已被明确为其方案的核心内容之一,此外还要将金融改革创新、人民币国际化与自由贸易港联动集成,会同港澳一起推进全球金融中心建设。

马仁洪表示,一批活跃在广东的从事运输、贸易及其它相关制造业、服务业的港资企业,熟悉香港及全球其它自由港的制度和规则,它们可直接参与广东自由贸易港建设,这不仅将在一定程度上加速广东的探索建设步伐,也可避免“走弯路”。 

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教授丁力也对记者分析,香港是国际知名自由贸易港,拥有成熟经验、丰富资源和强大的平台功能,借助好香港的力量,将是广东脱颖而出的一条捷径。 

“广东有建设自由贸易港的需求,港澳则有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宏观背景,合作共赢将是必然的也是现实可行的。”丁力说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gdsoa.org/Article/20171229/17600.html 点击复制链接
分享到: